Institute of European and American Studies (IEAS)Conference-English Version
E.U. & U.S. Public Policy Forum Conference

希臘債務危機與紓困方案公投之演變經過與啟示

黃得豐

淡江大學國際學院歐洲研究所兼任副教授

(E-mail: htf0602@yahoo.com.tw)

壹、希臘債務危機之發展背景與其負債概況

一、希臘發明公債卻倒債最後演變為債信危機

  雖然古希臘城邦在西元前21世紀後發明公債,後來城邦演變為4大聯盟長期兵連禍結,及希臘人開支浮濫未節制特之殊國情,與懶散與浪漫陋習民風,而致其債信欠佳之紀錄由來已久。西元前4世紀後希臘各聯盟間不斷混戰與殘殺,而雅典在底洛斯(Delos)島上與各城邦成立底洛斯聯盟,其組成之5個「分攤軍費區」所發行之公債,因無法償還乃同一天惡性倒債,其共同債主為底洛斯島上之阿波羅(Apolo)神廟。1829年由英國協助脫離鄂國曼帝國(土耳其)獨立後,政府開支仍甚浮濫而未節制,及逃漏稅與貪腐橫行,幾乎每數年即會發生一次財政危機,幸有當時之超強英國協助而逐一渡過難關。到了1960年代之財政與憲政危機造成希臘國王康士坦丁下台,後來演變為1967年以後之軍人鐵腕統治7年。當時堪稱為希臘較穩定、清明、與發展之期間,因而才能於1981年1月加入歐體(EC)之整合,而EC到了1993年11月再改為歐盟(EU)。由於希臘2001年初擅自做假帳矇騙才符合規定,而得以加入歐元區(Eurozon),並開始共同使用歐元。後來因其政府開支持續浮濫、未節制且徵稅效率低、寅吃卯糧且揮霍無度、產業結構失調、與物價飆漲壓力下,希臘人除了利用老祖宗留下之遺產賺觀光財外,沒錢用就只好不斷發行公債籌資,而導致2009年11月嚴重之債信危機,進而引發次年初之歐債危機,而須仰賴EU、國際貨幣基金(IMF)、與歐央行(ECB)組成「三巨頭」(Troika)之國際債權人,對歐債國家(PIIGS,係指葡、愛、義、希與西等歐元區成員國)提供援助或紓困貸款。
  至於希臘特有之散浪民風、逃稅、與公務人員嚴重浮濫方面,希臘人之悠閒、懶散、浪漫、享受、與腐敗等陋習,造成其國民花錢是國內生產毛額(GDP)之142.8%。又因希臘人逃稅嚴重,2012年政府估計,每年逃漏而短少400至450億歐元稅收,佔GDP之12至15%。由於惡質選舉文化與紅包文化,促成希臘公務人員晉用嚴重浮濫,2011年純公務員已多達75萬(占其總人口比例之6.9%;台灣只有16萬占總人口比例之0.7%);公教人員合計111萬(占10.1%;台灣只有29萬占1.3%);軍公教與公營人員合計242萬(占22%;台灣只有83萬占3.8%),因而造成冗員充斥之現象。此外,希臘公務員一天只要工作2至5個小時,40歲便可以申請退休;也由於公務員待遇實在太優渥,故常有曾擔任公務員之父母去世後,子女不會去申報而繼續領取。另外,希臘人下午3至5點鐘是店舖坐著休息時間,就算顧客上門付錢店舖亦不做生意。

二、自債信危機以來紓困之條件與負債概況

  2009年11月希臘總理巴本德里歐(G.Papandrou)提出「緊縮預算赤字計畫」堅持改革,而爆發希臘債信危機。由於希臘逃稅與腐敗等,且高負債,低經濟成長與人口老化,而導致希臘無力償還債務。因而自2010年5月Troika首次對希臘提供1100億歐元紓困貸款,2012年希臘再度對提供1300億歐元,紓困總額達到2400億歐元。至於希臘接受紓困貸款之條件,EU當時採納美國羅比尼教授(N.Roubini)之建議,而參考波羅地海東岸3小國(愛沙你亞、拉脫維亞、與力陶宛)當年脫離蘇聯後仍用盧布共同貨幣時,所採行以內部貶值(internal develuation)方式厲行財政之撙節措施(即開源節流)因急,因而須要求各債信欠佳國,應透過撙節支出與加稅還債,才能改善其財政結構與經濟體質。亦即希臘須接受Troika附帶嚴格撙節條件之紓困,包括公務員須減薪17%、削減政府支出、加稅、國營事業民營化等,另有勞動市場改革,其最低薪資亦應減少22%。

  由於希臘執行紓困協議之成效一向欠佳,且過去5個月來,IMF與希臘不斷放話互嗆,因IMF堅持對希臘退休制度進一步開鍘,並調高電力等基本物資之加值稅(VAT),而希臘認為這只會讓希臘人民之生活更加痛苦。雖然如此,IMF仍於今年6月4日同意,希臘5日將到期之3億歐元欠款,與其他3筆債務合併共16億歐元,得於6月30日到期之前償還。因而希臘需要在6月底之前,與Troika達成紓困協議,取得上次紓困尾款72億歐元支付。希臘雖於6月4日與Troika談判,惟卻遲遲未能敲定協議。若無法在其國庫告罄前達成協議取得72億歐元,則恐會使希臘更接近違約或脫離歐元區之可能。至於目前希臘之負債總額約4500億歐元,除Troika紓困方案之2400億歐元外;尚包括ECB對希臘之銀行與希央行之放款1250億歐元,境外金融機構(OBU)對希臘民營部門融資280億歐元,外資銀行對希臘之銀行融資270億歐元,與由非歐元區官方機構持有之300億歐元等。至於上述希臘對ECB負債1250億歐元方面,包括透過歐洲金融穩定機制(ESM)借得之380億歐元,透過質押政府公債借得約80億歐元,透過質押一般債權而將銀行放款後之請求權打4至5折押給ECB,以透過ELA借得約790億歐元等(註一)。

貳、希臘債信違約之原委與其發展經過

一、 反撙節之極左派聯盟執政後轉趨強硬

  希臘反對撙節措施之極左派聯盟(Syriza)黨魁齊普拉斯(A.Tripras)在今年1月發表勝選感言時已重申:應告別帶來災難之財政緊縮、擺脫長達5年之紓困屈辱折磨、飽受經濟衰退之苦、與其他左派政策之競選承諾。雖然近5個月以來EU各國一直積極與希臘協商,一致絕口不提有「B計劃」或「希臘脫歐」(Greixt)計劃,因其認為對與希臘達成最後協議仍信心十足。而自Tripras總理上任後卻於談判時,一再要求國際債權人變得更務實,此一反對撙節措施態度使Troika火冒三丈。因而EU執委會乃表示,若談判失敗希臘將陷入緊急狀態,屆時勢必影響公務員薪資,及醫療、能源等許多行業。尤其雙方在消減退休金,與提高消費稅等議題上仍難有共識。

而已經債臺高築之希臘,即便債務協商破局亦在所不惜,Tripras總理6月14日仍強硬砲轟EU,以過去五年來是在掠奪希臘,現在又搞政治鬥爭,旨在「羞辱」他所領導之希臘,並指IMF必須承擔希臘因緊縮措施而陷入經濟蕭條之「刑事責任」。此外,Tripras總理又常一邊屈服於債權人之要求,一轉頭又向媒體大放厥詞,抨擊債權人立場過於強硬,犧牲希臘人民權益之兩手策略,讓EU從期待到不耐。且Tripras總理鋌而走險,企圖靠民意當後盾,並以舉行「全民公投」逼EU讓步,惟歐元集團迅速做出回應,表示希臘現狀已不可能得到更優惠條件,公投反對只會讓希臘狀況更糟糕。畢竟希臘已施行撙節數年,如今又得再大砍社會福利及加重稅賦,肯定會使民眾心生不滿,而預算縮減恐使經濟再次衰退。

  若要進行第三波紓困或可能之債務減記(write-down)談判,則希臘政府又難以同時討好其民眾與Troika,裡外不是人。因而在18日下午持續4小時之歐元區財長會議會議上,雙方依舊無法談攏。從Troika角度認為,「節衣縮食」是對希臘之基本要求,尚應進一步削減退休金與最低工資標準,並在稅收政策與私有化改革等領域有所進展,且希臘應提出具體項目,與有詳細可操作之措施;從希臘角度認為,金融危機後撙節措施已使經濟下滑,與失業比率持續高漲,一味迎合EU要求將給經濟和弱勢群體帶來更大創傷,因而想要沒有太多附加條件之資金紓困。且當天希臘尚提出所謂「新方案」,期望Troika繼續讓步,允許希臘逐步取消提前退休、降低退休金運營成本等。

二、 紓困談判仍未果希臘卻宣布舉行公投

  Troika則認為上述之「新方案」並無實質內容,另EU執委會主席榮科(J-C.Juncker)抨擊希臘政府沒有把真相告訴其人民,且蓄意誇大歐元區要求它改革之內容,並常透過誤導以鼓動民粹,而無法接受債權人提出之退休金縮減條件,故亦無法獲得ECB之72 億歐元之紓困尾款,使得違約倒債之危機驟升。希央行進一步警告,「若無紓困協議將開啟一段痛苦之過程,最初可能爆發希臘債務違約,最終會見到希臘退出歐元區,還非常可能退出EU。如此恐會令希臘經濟衰退更嚴重、收入水準大跌、與失業率暴增,讓希臘歸屬EU整合30多年所達成之經濟成果毀於一旦」(註二)。歐元區22日晚間召開之緊急高峰會,雖然未能對希臘債務展延取得成果,但在各國領導人普遍認同希臘遞交「新方案」之誠意,敲定歐元區財長24日與27日再度集會,惟協商又均宣告破裂。歐元區財長結束了1週內第3次的會議,3大債權人祭出最終版改革換現金提案,向雅典左派政府攤牌。

  而在布魯塞爾經過1週激烈協商後,Tripras總理飛回雅典與部長開會前,痛批債權人提出之提案為「敲詐」。當晚又在電視強調EU已違反「規定」,並影響民眾之基本工作、享有平等、及尊嚴之權利,「是企圖要羞辱希臘全國民眾」,並宣布於7月5日舉行公投之計畫。然而,此一作法卻激怒了歐元區夥伴國家,導致紓困談判中止,就連希財長要求IMF延遲6月30日之16億歐元還款期限,也遭到Troika拒絕。而Tripras總理似乎忘記,不是只有他要面對希臘國內民意壓力,每個債權國之政府都要各自面對自己國內壓力。如果那些政府拿錢放任希臘繼續揮霍,又不作撙節之要求與規範,大概很快就要被自己之民眾唾棄。希臘乃因而成為IMF歷史上第一個債務違約之已開發國家,因按照其規章在債務違約案件發生時,IMF主席須照會董事以債權人有權要求希臘立刻償還,共積欠之全部本利1800億歐元債務(註三),並須通知其執行董事會,希臘在還清這筆拖延債務前,不會再提供希臘融資或貸款。

參、希臘公投引發之亂象及其結果與影響

一、 希臘公投引發協商混亂與國內亂象

希臘上次原定於2011年11月初之公投並未成功,當時與Troika洽談「第二套紓困計畫」,及債務減記事宜數月而已達成協議時,希臘卻要求先對該紓困案「全民公投」,因遭國際譴責致巴本德里歐於2011年11月3日宣佈辭職,而由熟識EU工作之技術官僚(ECB前副總裁)帕帕德莫斯(Papardemos)接任代理總理後,即依照紓困協議厲行撙節措施,因而至次年3月9日已順利完成希臘當時欠債之53.5%債務減記,勾銷約1,030億歐元之債務,而可獲得1,300億歐元之「第二套紓困計畫」(註四)。此次希臘為了舉行公投,不但已導致希臘與債權人間之協商陷入混亂;而且在公投以前因希臘人憂心政府債務違約之負面效應,乃紛紛擠在提款機前大排長龍之亂象。復因金融體系幾乎面臨崩潰,造成資金之庫存即將乾涸,因而從6月29日開始實施資本管制,銀行除發放年金之外之業務全部停擺,民眾只能用提款卡提領現金,每張卡每日上限60歐元(約新台幣2100元),而股市無限期休市,且禁止民眾匯款到國外。另外,希臘財政部6月30日宣布,全國約1000家銀行自7月1日起,只供提領退休年金但不會正式營業,而退休年金每週最多可提領120歐元。

到了希臘公投結果出爐(61.31%投反對)後,希臘玩弄民粹之公投豪賭雖然成功,惟部分選民興奮之情很快就消失無蹤。由於希臘公投以前所實施之資本管制與ATM領現限制已邁入第2週,隨著食物與藥物供應逐漸枯竭,希臘人民也生活在恐懼不安中。又因希臘似瀕臨金融崩潰,許多慢性病患面臨藥物取得管道可能斷絕、與醫療費用得自行負擔之生死存亡問題。希臘有些人丟了工作、沒有薪水,有些人的薪資和退休金則遭砍30%至50%,這種情況下,醫療保險成了沒有人能負擔之奢侈品,公立醫院和義診中心便成為患者之最後選項。因而希臘商業公會主席柯里奇迪斯(V.Korkidis)告訴義大利共和報「自從決定公投後,每天有60家中小企業關門,超過600人失去工作,GDP每天減少2200億歐元。故至少應該盡快撤除食品和藥品的資本管制,這已經成為人道問題。如果希臘真退出歐元區,此一情況還會更嚴重。」(註五) 

二、公投結果對協商談判之影響與發展

這次希債危機是歐元區1999年成立以來最大之挑戰,而公投之結果更令EU陷入兩難,如果EU堅持原先之強硬立場,執意不改紓困條件,恐須執行Greixt計劃迫使希臘退出歐元區,此將對歐元之長期穩定性產生衝擊,並影響投資人之信心,導致資金大幅外流與出現金融動盪,進而威脅到歐洲脆弱之經濟發展。因而希臘公投結束以後,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(D.Tusk)表示,德國和法國領袖已呼籲開會商討因應措施,歐元區各國7月7日針對希臘公投結果召開緊急高峰會。ECB之ELA兩度調高希臘銀行所能借款的額度(11億歐元與18億歐元)後,ELA額度上限已達859億歐元。希臘公投後態度蠻橫之原財長瓦魯費克斯(Y. Varoufakis)隨即閃電宣布請辭,任命55歲之溫和派教授查卡洛托斯(E. Tsakalotos)為新財長,可望在已拖延近半年之債務談判扮演關鍵中和角色。

在公投否決紓困方案後,美國財長路傑克(Jack Lew)7月6日與希臘Tsipras總理與新財長通話,表示華府期盼雅典和其他各方,就化解希臘情勢持續對話。且希望對話結果能讓希臘做出艱難而必須之財政架構改革,重返成長與在歐元區內持續承受債務之能力(註六)。因而8日希臘致函Troika要求第三套為期三年之紓困,9日提交新財改方案,涵蓋開源以及節流,透過增稅與縮減政府支出平衡國家財政,要創造逾130億歐元之財政盈餘,這個目標事實上已高於債權集團之要求,亦較甫由希臘公投否決之內容更嚴苛,包括增加稅收、削減支出、改革年金、與國營事業民營化,以創造130億歐元之財政盈餘,俾換取ESM為期3年、金額535億歐元之「第三波紓困計劃」,並要求同意希臘對鉅額債務進行重整或債務減記。

關於希臘徵稅方面,雅典當局將對主要產業船運公司提高稅率、取消離島民眾一部分之賦稅優惠(30%)、對餐廳提高加值稅(最高23%)、提高公司稅(從26%調升至28%)與奢侈稅,並承諾會將消費稅收益佔GDP之比例提升至1%。關於希臘年金改革方面,取消對窮苦退休族之額外津貼。關於希臘民營化方面,將賣掉政府在電信業鉅子OTE的股份,10月底之前提出皮雷埃夫斯(Piraeus)與塞薩洛尼基(Thessaloniki)兩大港口之民營化計劃。關於希臘國防預算方面,Troika原要求今年削減4億歐元,惟希臘希望今年先小刪1億歐元,明年再砍2億歐元力(註七)。

肆、希臘公投後提新方案卻造成EU分歧

一、公投後所提新財改方案引發檢視分歧

  希臘Tsipras總理閃電宣布7月5日舉行紓困案公投後,法國總統歐蘭德(F. Hollande)與德國總理梅克爾(A.Merkel)間之歧異就漸加大。公投結果顯示,希臘選民向債權人之撙節要求堅決說「不」。自此之後,德國在與希臘協商新一輪紓困方案時,就採取更加強硬之立場。而希臘則希望提交之新財改方案能速獲債權人Troika檢視,包括未來4年之基本盈餘目標,並尋求535億歐元紓困資金,以應付2018年6月底前之貸款債務。至於其重整作法包括降低利率與延長還款期限。對於更大手筆之作法如債務減記,Merkel總理已表明不可行。而歐元區財長7月12日提供給高峰會考慮之提案,包含在15日之前批准希臘已提交之新財改方案,要求希臘更大幅度修改退休金以及勞動制度,並考慮要求希臘提交價值500億歐元資產做為抵押。

  如果窮盡一切努力,還是無法達成協議,不排除讓希臘暫時Greixt。果真如此,則Tsipras總理就真的要為他先前之透過誤導以鼓動民粹,與操弄「全民公投」之鬧劇而自食惡果。後來新財改方案經過馬拉松式之徹夜協商,據悉,歐元區領袖峰會今(13)日剛達成原則性協議,同意給希臘新一輪3年820至860億歐元紓困貸款,且可能展延現有債務,惟暫不考慮直接債務減記。另外,該峰會尚要求希臘須在15日晚間以前,以立法批准推動改革計畫之6大措施,才能提供第3次紓困貸款,希臘脫歐危機至此乃暫時落幕。然而這項好不容易才獲得之協議,其內容並不比希臘人民以公投否決之方案寬鬆,故希臘執政黨內已傳出抗議聲。因此,Tsipras總理將會面臨黨內同志反彈,與其支持者之失望與不滿,甚至於最後可能會喪失其總理之職位。

二、希臘危機操弄公投已造成EU之分歧

  德國認為暫時退出歐元區對希臘與歐元區都好,因希臘問題根源在於尚未建立現代化之國家體制,政府幾乎沒有徵稅能力,貪污、裙帶關係、與侍從主義橫行,債務危機已將這些深層之病灶暴露無疑。亦即希臘百廢待舉,若外界持續挹注資金,則將繼續仰賴他人協助,改革動力會一再延宕,終究沒有自立自強之一天。因此,德國曾考慮讓希臘退出歐元區,惟可透過EU提供人道援助,穩住過渡期局勢,Merkel總理強調不可能直接給債務減記,事實上德國內部早已湧起反紓困希臘之聲浪(最近德國民調有88%反對紓困希臘)。又如荷蘭、馬爾他、部份北歐國家、與部份東歐國家,亦都不願再對希臘伸出援手。換言之,希臘想要得到一線生機,就須努力說服各成員國。

  法國等成員國則希望留住希臘,因為一旦有國家退出歐元區,則歐元區貨幣聯盟不再是永遠不會失敗,甚至於可能引發骨牌效應。法國Hollande總統數度表明支持EU與希臘持續協商,並表示法國願意扮演促成對話之角色,公投前甚至說「協議必須立刻達成,不能再延了」,顯然有不願坐視歐元區裂解之急迫感,不能等到公投後再處理。此外,退出歐元區後,國家競爭能力薄弱之希臘將面臨動亂,原本就已充滿紛爭之巴爾幹恐更加不穩定,因而法國主張保持歐元區完整,且因希臘具有戰略地位,故不該輕易放棄。換言之,若希臘退出歐元區轉向俄、中結盟,此又係歐、美所最不願意看到之結局(註八)。

伍、美國與中國如何看待希臘債務危機

一、 美期盼化解危機且不願希臘向俄靠攏

  克魯曼(Krugman)等美國經濟學家一向是反對撙節政策最力者,認為撙節政策讓該國經濟更形惡化。從短期與表象看確實如此,若從長期與結構改革看卻非事實。而白宮發言人厄尼斯特( J.Earnest)6月16日表示,希臘與債權人要趕緊解決問題,致力重建希臘經濟,不要讓全球金融市場跟著陪葬。另美央行或聯準會(Fed)主席葉倫(J.Yellen)17日警告,倘若希臘不能與國際債權人就紓困融資達成協議,全球經濟恐陷入不小之動盪。而美國總統歐巴馬30日表示,希臘面臨2009年來「持續的危機」,其金融危機應該不會對美國經濟造成重大衝擊,但警告餘波恐傷害全球成長,因此鼓勵雙方達成協議。若希臘無法還債給IMF,會被視作違約,恐使希臘出走歐元區,衝擊歐洲經濟,也將拖累世界其他各國之經濟。並認為希臘必須找到通往經濟成長之道路,而留在歐元區。且美財長路傑克6日與希臘總理及新財長通話,表示華府期盼雅典和其他各方,就化解希臘情勢持續對話。

  此外,美國最不希望希臘向俄羅斯靠攏,因希臘當局正尋求俄羅斯提供奧援,俄國總統普丁(Putin)27日亦表示俄羅斯準備考慮向希臘提供金融援助。美國華府一個智庫機構7月5日指出,希臘公投拒絕紓困已經在全歐洲造成經濟衝擊,希臘若退出歐元區將會向俄羅斯靠攏,屆時勢必加深北約內部之分歧。因希臘自從一月極左派聯盟上台掌權後,與俄羅斯之關係就越來越緊密,希臘領導人曾以若與EU之談判失敗,希臘可能向俄羅斯尋求金援。雖然俄國官員否認提供希臘金援,惟俄羅斯最近會在希臘投資一項27.7億美元之輸油管工程;同時還邀請希臘加入金磚四國之「新發展銀行」。政治觀察家指出,希臘向俄羅斯靠攏對於EU與北約都是一個長期的安全隱憂,因其若關係緊密則希臘可能會允許俄羅斯之船艦使用希臘港口,這將讓俄羅斯之軍事影響力從「黑海」及「克里米亞」擴大到地中海。這是北約深以為憂之部分。若導致希臘退出北約,則北約將會失去戰略要地。雖然目前俄羅斯因國際油價大跌及歐美之制裁,經濟並不樂觀,因而不太可能提供希臘全部之紓困協助。然而希臘公投結果所衍生之潛在危機,亦讓西方謹慎而不敢掉以輕心,因美國與EU均不願看到,若希臘退出歐元區而轉向俄、中結盟。

二、 中國朌望希臘速達成協議留在歐元區

  因近年來之歐債危機已助長中國地位提昇,並將使全球經濟形成EU、美國、與中國大陸三強鼎立之現象,未來美國、EU、與中國大陸似將會形成全球之三角戰略態勢,而美元、歐元、與人民幣亦將成為全球最重要之通貨(註九)。義大利報導財經之「24小時太陽報」6月28日表示,美國與中國大陸不斷敦促EU與希臘達成協議,否則會造成全球經濟不穩定。根據新華社發佈之李克強演講內容指出,中國大陸與EU經濟總量占全球3分之1,2014年中國大陸與歐洲貿易額超過6000億美元,EU連續11年是中國大陸第1大貿易夥伴,中國大陸是EU第2大貿易夥伴。2020年的貿易額目標是1兆美元。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說,希望EU放鬆軍民兩用等產品對中國大陸之出口管制,且中國大陸主導之「一帶一路」戰略,希臘是控制地中海區域之重要國家,中方也想擴大對希臘之影響力。

  至於中國大陸領導人看待希臘債務危基方面,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29日表示,中國大陸希望看到希臘留在歐元區,中國大陸長期以來一直支持EU之一體化政策,希望見到團結之歐洲、繁榮之EU、與強大之歐元。他表示希臘能否繼續留在歐元區,不僅事關EU,也對中歐關係有連帶影響。他指出,大陸是EU最重要貿易夥伴之一,也是歐洲主權債券長期持有者,希望見到穩定之金融環境與經濟復甦。且中國大陸希望見到希臘留在歐元區,也希望國際債權人能盡快與希臘達成協議共識,度過這場危機。這是中國大陸高層首度公開對希臘債務問題表態。亦即希望國際債權人與希臘盡快達成協議,使希臘與EU都能度過這場危機,中國大陸願為此發揮建設性作用。

陸、希臘債務危機對台灣之意涵與啟示

一、 對台灣金融影響有限而經貿持續好轉

  關於希臘債務危機對台灣金融與經貿之影響方面,因金融市場國際化之衝擊與影響較迅速,近來已多次重挫我國股市﹐此乃由於台灣資本市場中之證券交易屬於「淺盤市場」,絕大部份集中在股票交易,既無適足之債券交易或其他資本市場工具互補,而讓投資人能有較多之選擇機會;又無類似其他金融中心之特殊資源可以容納,因而較易受外在因素影響而大漲或大跌,市場波動幅度亦較為劇烈。幸虧希臘債信與脫歐危機已暫時落幕後,股市震盪亦已轉趨緩和與回升。此外,由於歐系銀行與台灣之銀行體系業務往來不多,因而希臘債信與脫歐危機對我國銀行之影響並不大,對EU債劵之投資金額亦甚少,亦即對金融機構僅有間接影響。

  至於債務危機對台灣經貿之影響方面,由於EU是世界上最大經濟體,亦是個擁有5億多高消費人口之最大市場,同時也是世界最大之投資目的地,而台灣去(2014)年對EU之投資成長卻超過前年5倍,達7.8億美元,創下歷史新高,使台灣重回「歐盟TOP 20貿易夥伴」行列。台灣與EU之雙邊貨品貿易在去年卻成長4.1%,反而促使台灣重回EU前20大貿易夥伴、第16大進口來源,與第23大出口市場。且EU在去年仍是台灣累積最多之外資投資來源,額度占台灣外資總投資之24.4%。另外,EU亦是台灣第5大貿易夥伴,占台灣對外總貿易額約9%,雙邊服務貿易也持續上升,去年成長5.3%,服務貿易額度為79億歐元,亦即EU與台灣之經貿不受債信影響反而持續好轉。

二、 對台灣債年金制度與信現況之啟示

  至於希臘債務危機對台灣現況之啟示方面,台灣亦如希臘而漸趨高齡化與少子化,由於希臘65歲以上的人約占全國人口之20.5%,高齡化程度在EU僅次於義大利與德國。目前希臘年輕人之失業率仍高於55%,所以短期內他們無力負擔老一輩之年金。在希臘每兩戶就有一戶需要依賴退休年金之收入,來應付開支。而且希臘之「扶老比」超過30%,亦即每100個勞動人口,就要奉養30個65歲以上之老人。此外,台灣退休金與年金制度尚待健全,因希臘之年金並沒有想像中那麼豐厚,約45%之退休人士,每月領取之年金不到665歐元(約台幣2萬3000元),低於貧窮線水準。希臘年金制度無法持續下去,問題關鍵並不在於給付每個人年金金額多寡,而是在於制度凌亂而成效不佳,以及開支浮濫而資金短缺。由於台灣之退休金與勞工年金制度並未健全,均尚待全面性改善。關於公務人員之退休年齡方面,台灣之公務員退休年齡遠低於EU各國,據悉希臘平均退休年齡為57.6歲;台灣平均退休年齡公務員為55.1歲,教員為53.9歲(其中至少有30%係50歲退休),情況似將較希臘更為嚴重。且台灣退休金之所得替代率平均約為80%,而希臘只有56%,且德國與主要EU 會員國多為70%。此二問題若不儘速積極改革,遲早會成為下一個希臘。 

  此外,有人認為台灣外匯存底高,又沒有外債負擔,應不會變成希臘債務危機,惟身為台灣22個縣市成員之一的苗栗縣,最近負債卻高達648億新台幣,因而發不出7月分之12億新台幣薪水與退休金,這個情況很像希臘在整個歐元區之縮影。若中央不撥款則苗栗縣豈不是要像希臘般破產倒閉?而若由中央撥款救急,則似又靠全台灣人民共同來承擔,這跟EU與歐元區各國須提供紓困挺希臘甚為類似。此外,雖然台灣目前中央累積債務仍未超過GDP之40%,惟因勞保、全民、與健保虧損連連,加上政府每年有3%以上之預算赤字,據說還有一些潛在之政府負擔。另外,因我國並非IMF之會員國,一旦發生財務危機,實不易找到援手。再加上連年之惡質選舉或選舉支票,已使台灣之部份財政收支雪上加霜(註十)。因此,對與不合時宜之退休金與勞工年金法規制度加以解決或改革,才能解決上述退休金、年金、與債信等問題。

附註

註一:吳寧康:關切希債危機美財長致電希臘總理,中央廣播電台,2015年7月7日。
註二:夏明珠:希臘央行警告倒債與退出歐元區危機迫在眼前,中廣新聞網,2015年6月18日。
註三:夏明珠:希臘債務違約舊紓困終止希臘,中廣新聞網,2015年7月1日。
註四:黃得豐著,歐債危機的原因與解決之道,淡江大學出版中心,新北市,2014年11月,pp.250-252。
註五:鄭傑憶:希臘資本管制每天60家廠商關門,中央社記者米蘭專電2015年7月10日。
註六:胡一天專欄:希臘脫歐的系統性風險,風傳媒,2015年6月30日。
註七:閻紀宇:午夜大限之前2小時 希臘終於交出經濟改革計劃,風傳媒,2015年7月10日。
註八:呂佩憶、麥嘉華:若退歐出希臘將與中俄結盟,鉅亨網,2015年2月24日。
註九:黃得豐,評估歐洲債信問題及後續發展,國安局研討報告,2011年10月25日。
註十:黃得豐著,歐債危機的原因與解決之道,淡江大學出版中心,新北市,2014年11月,pp.350-251。

 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