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stitute of European and American Studies (IEAS)Conference-English Version
E.U. & U.S. Public Policy Forum Conference

美國與亞太盟邦 面臨「質」變考驗

裘兆琳 
中央研究院歐美研究所研究員



  二○一六年十一月八日,習近平主席致賀電給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時表示,「期待著同你一道努力,秉持不衝突不對抗、相互尊重、合作共贏的原則」,「以建設性方式管控分歧,推動中美關係在新的起點上取得更大進展」。未來美中關係將何去何從?美中在東亞地區之力量會如何消長?

  川普在競選期間表示中國對北韓有完全控制之能力,應解決北韓核武問題。中國操縱貨幣,美國失去數百萬的工作機會,如果不解決北韓問題,將對中國進口的貨品課四十五%稅;四十五%的稅是「威脅」(threat),如果中方不肯合作的話。

  識時務者為俊傑,北京當然不樂見川普課稅「威脅」成真,因應之道包括減少對北韓輸出能源與糧食,以便制約北韓之蠢動。此外,北京可能更願意配合聯合國之經濟制裁,鼓勵南、北韓談判達成和平協議。朝鮮半島的局勢若能較為穩定,中方可以更高姿態挑戰美國部署「薩德」的正當性。

  候選人川普亦曾表示多年來美國協防韓國與日本,其經濟都非常富有,必須分擔更多的美國駐軍軍費否則將撤離美軍,屆時接受韓國與日本增加武器裝備,包括核子武器。此話一出,不論未來川普如何彌補,重拾互信,已對美國和日、韓的同盟關係造成傷害,美國與亞太盟邦之關係面臨「質」變考驗。可以預期,面對不確定的川普,日本與韓國將增加軍費,但在此同時,也更願意與中談判,解決歧見。

  澳洲前任總理陸克文(Kevin Rudd)曾為文指出,中國對美國的意圖有強烈的質疑;二○一四年中方內部即有分析美國的戰略意圖-在外圍堵、破壞中國的導領地位,在內則分化中國。美國則嚴拒「圍堵中國」的指控,認為是中方想將美國排擠出亞洲。在美中目前沒有互信,且相互質疑的情況下,北京將繼續以維持內部穩定,持續經濟成長,加強國防為重心;亦將安撫周邊國家,繼續推動「亞投行」與「一帶一路」,以「利」來增加其在亞洲地區之影響力。

  此外,北京將以更多成功實例,展示「亞洲人處理亞洲事務」之能力,菲律賓與中國就黃岩島爭議獲取解決就是一例。菲律賓總統杜特蒂於十月十八日訪中;十月廿八日,菲國國防部證實,中國海警船已撤離黃岩島。相對地,菲律賓總統杜特蒂亦有回報,表示將不再與美國進行軍事演習,希望美軍在二年內撤離菲國。
 
  川普上任後,若執意推行具爭議的政策,將面臨國內、外質疑,中共可以趁虛而入,以同樣手腕,與日本、越南、南韓、北韓談判,降低東海與南海之衝突,藉此分化美國與友邦之關係,降低美國影響力,並凸顯美國介入南海、東海以及強化軍事部署,不具正當性。

  過去,中方在阿富汗問題、南蘇丹、伊朗與北韓核武問題、敘利亞使用化武,以及氣候變遷等「亮點」議題,曾與美國合作。美中有矛盾、爭議,但亦有合作、共同管控分歧之意願。

  二○一四、一五年歐習高峰會之前,美中亦達成「重大軍事行動相互通報信任措施機制」與「海空相遇安全行為準則」,但是未必能具體落實。一六年夏,中共戰機在南海、東海數度近距離危險攔截美國海上偵察機,五角大廈表示中方此舉違反雙方政府一五年簽署的協議。

  未來北京若擴大與華府在「亮點」議題上的合作,可增加其對美國在南海、東海、台海的談判籌碼。川普上任後,亞太將進入不確定的未來,處置不當中共在此地區的影響力可能因此增加。

TOP